当一个医生躺在熟悉的手术台上,他会有什么感触?(患癌妇产科医生亲述)

17-0306:32

医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职业,它会对患者家属说“晚了”、“早干什么去了”。可能在医生看来,他只是在向患者陈述一个事实,却把患者和家属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。医生们都很懂病情,却不懂患者和家属的心。

如果一个医生躺在了熟悉的手术台上,成为了一名患者,他会有什么感触呢?下面我们来听听一位患上癌症的妇产科医生的亲述。

某妇产医院妇产科医生:

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说过医生有三大法宝:语言、药物、手术刀。有笑话说医生“杀人”的三句话:“不好”,“晚了”,“早干什么去了” 。

之前看到这些的时候,我总觉得有些夸大其词,不以为然。

我是一名妇产科医生,主攻恶性肿瘤。从医三十年来,我做过上千台手术。突然之间,我也沦为一名癌症患者,一张病理报告单将我从医生转换为患者,亲历了我的病人经历的一切:肉体苦痛,精神折磨,经济压力。

手术的日子,我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备皮,插尿管,插胃管。当胃管从喉咙插进去的时候,又干又痛,虽然医生操作极其轻柔小心,但我还是觉得万般无助,毫无尊严。

术后最痛的三天终于熬过去了,我下地了。我双膝酸软无力,只能将全部重心都压在老伴身上,艰难前行。走一步一身汗,伤口随着脚步的移动一下一下地抻着,那种痛只让人感觉生不如死。

之前,我也是这么近乎残忍地要求术后病人尽早下地的,面对怕痛不愿意下地的患者,我总是一番长篇大论,“您迟迟不下床容易粘连不易于恢复,还有可能造成伤口感染,如果再出现下肢静脉血栓就更麻烦了,咬咬牙,下来走走。”

每当有病患家属问到我预后的时候,我总是告诉他们五年生存率的统计数据。面对可怜的百分比,家属悲痛得不能自已,我表示爱莫能助,很少宽慰劝解。而今,我既想知道自己的预后,又不想听到那些冰冷的数字,我最想听到一句,“手术很成功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哪怕仅仅是出于安慰。

三十多年的从医生涯我问心无愧,我自诩是个善良、敬业、有责任心的医生,很少拒绝患者加号,很少完整休息一天,我经手的所有病人从入院到出院,我都亲力亲为。

虽然我对病人尽到了百分之百的责任,但我眼中看到的是他们的病,很少关注他们的内心世界。我在乎手术范围是否够,淋巴是否剔除到位,是否出现并发症,但很少设身处地考虑病人感受。

身体的伤痛肉眼看得见,我们及时处理。而患者内心的痛苦悲伤,我们因为看不到所以忽略。对于患者而言,医生鼓励安慰的作用是任何亲人,朋友,甚至心理医生都不能企及的。等我重返工作岗位的那一天,我一定会面带微笑地和每一位病人问好,握着要进手术室的病人的手,轻声地告诉她,“别怕,我也是一名癌症患者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当我躺上手术台,我终于懂得了病人。

小编有话说:推己及人,医生对患者多一些关怀,患者对医生多一份理解,想必中国的医患关系就不会那么紧张了。
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