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古始,地黄丸系列,已成为养生保健佳品

18-0815:29

王纶《明医杂著》:“补阴之药,自少至老,不可缺也。”

元•朱丹溪《丹溪心法》:“阴虚火动难治。火郁当发,看在何经?重者则从其性而升之。实火可泻,黄连解毒之类。虚火可补。有补阴,火即自降,炒黄柏、生地黄之类。”

六味地黄丸

不止一个专家提倡年过40岁的男性吃六味地黄丸,因为到这时候各种各样的欲念“为非作歹”也多年了,难免上火,难免消耗阴气。这也充分证明了朱丹溪“阳常有余,阴常不足”的理论。就是说,即便没有疾病,阴虚也比阳虚更容易发生,需要用药物把阴补上去,他因此定制了“大补阴丸”。现在我们用的六味地黄丸与其同理,而后者作用和缓。

六味地黄丸最初是明朝钱乙开给小孩子的方子,因为孩子的体质是稚阴稚阳的,无论是阴还是阳都很稚嫩,经不起力量过大的药物;六味地黄丸很平和,一共六味药,三味是补的——生地黄、山药、山茱萸,三味是泻的——泽泻、茯苓、牡丹皮。三补三泻,补泄平衡了,补起阴来就不会上火了。

据说康熙四十九年,曹雪序的祖父曹寅当时任江宁织造,患病两月未愈,卧床不起。康熙获知,亲赐六味地黄汤,曹寅遵旨服药,很快就疫愈了,后来又继续服用六味地黄丸,身体健旺胜前。可见,那时候人们已经将六味地黄丸作为养生保健品了。

六味地黄丸的适应症很多,包括糖尿病、慢性肝炎、慢性肾炎、甲状腺功能亢进(甲亢),总之都是消耗性疾病,迁延日久,伤到了阴,吃六味地黄丸等于是在收拾虚火造成的残局,修复被伤害的体质。

六味地黄丸药性平和,对症的服用者为手脚心热、嗓子发干、怕热,夜里睡觉会出汗(一般是盗汗,就是在醒后发现自己一身是汗)。这个时候未必有明确的疾病,是处于一种功能紊乱,属于亚健康状态,吃六味地黄丸可以改变紊乱,防止其进一步发展。

同样是肾虚,如果是白胖白胖的、一动就喘的人就属于阳虚,要吃金匮肾气丸。这时吃六味地黄丸就反而会贻误治疗时机。

需要注意,虽然六味地黄丸是平补平泻,但毕竟是偏于补阴,配方中阴柔的药多一些,吃后会妨碍消化功能,如果脾胃功能不强,最好间断地吃,长期连续服用就会影响胃口了。也可以适当喝一些健脾胃的茶,如陈皮等。

杞菊地黄丸

杞菊地黄丸是在六味地黄丸的基础上加了枸杞和菊花。当阴虚导致眼睛、耳朵异常时,如眩晕耳鸣、羞明畏光,适合吃这个药。如果眼睛的问题更突出,可以用更有针对性的明目地黄丸,它是在六味地黄丸的基础上加了石决明、白蒺藜、枸杞等,如干燥性角膜炎、老年性泪腺萎缩、白内障早期等都可以使用。

麦味地黄丸

麦味地黄丸是在六味地黄丸的基础上加了麦冬和五味子。麦冬是用来增加滋阴功能的,五味子是收敛的,这两个药和人参配,就是著名的生脉饮,现在已有输液剂型,救治休克时可以用,可见其补益的力量。人参是补气的,另外两个药是防止精华的进一步散失。所以这个麦味地黄丸也称“八仙长寿丸”,它的保养性质比其他几个地黄丸都要明显。

知柏地黄丸

知柏地黄丸在地黄丸系列中有更加明确的方向性,其针对的虚火比前几个适应症要明显,适用的患者会有如下症状:感到头目晕眩,耳鸣耳聋,手脚心、胸口觉得发热,腰膝酸痛,男人有遗精,女人有潮热,两颧发红、发热。还有牙痛,不是因为发炎,只是莫名其妙地痛,咬东西牙根没劲儿。知柏地黄丸是地黄丸系列里清虚火作用最强的一个,因为知母和黄柏的苦寒特点,用起来也比其他几个地黄丸要谨慎,腰酸腿软和手脚心发热是这种病人的典型症状。

最新推荐